全站搜索
自定内容
免费服务热线:400 660 1966
栏目导航
文章检索

随清风拂狼塔 (C+V)之C_户外

时间:2019-12-03 17:36 来源: 作者:admin666

(本文根据作者亲身体验而成,文中图片主要来源是作者拍照和清风队友所发,如果有驴友确认侵权,请联系作者撤下,联系方式,微信号:dawnchen72。本文含有危险动作,请勿模仿。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个人随意转载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)
缘起
端午前去郑州探老妈,循例又去鳌逛逛,事先跟鳌太雄鹰约了,到塘口直奔他家。
鳌太雄鹰的院子里
两人喝酒聊天,现在鳌太查的严,来的人少,他这向导工作是废了,四处打临工,挺无聊的。问他去过狼塔没?答没去过,“郭XX”(另外一个跟他有点渊源的向导)去年去了。我提议,要不咱俩九月底去狼塔晃晃?他说可以,他时间自由,由我来确定具体具体日期。
第二天一早道别,一个人上山,却在火烧坡偶遇了“流浪”小兄弟,于是我俩结伴走完了全程,挺开心的一段经历,不过回来后太忙了,没空写游记。
火烧坡偶遇的“流浪”,白启庙他拿了两个大苹果出来减负,:)。
前一天在跑马梁上失温了,在大爷海捂了一夜棉被才缓过来。
出山后接了老妈回广州,翻查日历,平时要搬砖,最合适的时间基本就是9月21日出发,22日可以进山,这样前边请几天假,后边再接上长假,时间足够了。于是通知了老李,他没问题。我干脆就把机票给订了,订的机票正好在西安中转,这样可以跟老李同一趟机到乌鲁木齐,我带他玩,责任重大,不能把他带丢了,:).
开始平时抽空做计划,加了狼塔户外“大自在”的微信群,一了解,原来检查站那里要至少三个人才给通过,我们俩人,要不就去到那里,等别的队伍一起进山,要不就事先约够人,于是开始留意群里动态,看看能不能遇到同一天进山的,等过去了再约不靠谱,可能会误事。
7月底的时候看到“云淡”在群里约9月底进狼塔,马上加她聊了一下,原来她是陕西汉中“清风车友会”的,一个俱乐部,平时经常走秦岭,真是巧。我说我们两个人,一个还是你们老乡,日期已经确定,票都订了,看看你们这个时间合适不,她们研究了一下,也觉得可以,于是定了下来,他们七人,加我们两个,准备九剑下天山。
接着没过两三天,老李电话来了,跑医院去鸟,一问情况,腰椎间盘突出,痛的没法下地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一起上山喝酒,腐败的计划要泡汤。只能先安慰他,年级不小了,不要拼了,多躺着休息,到时看情况再定夺。私下跟“云淡”先打招呼,很有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跟她们走(她是领队,要辛苦负责进出山包车的事,要让她心中有数)。
直到日子临近,跟老李联系,情况有所好转,但是背大包走10天估计比较困难,那只好放弃了。于是九剑下天山改为八仙过河,四个60后四个70后勇闯狼塔!


2019年9月21日

昨晚1点多的顺风车到机场大厅,找个空调小点的地方,铺了蛋槽,倒头就睡。早上六点飞机,8点40到达西安,这趟转机要自己取了行李再去办手续,托运行李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他们七人(云淡,南燕,四海,大咸鱼,和和,夜色,洋芋)的真容。

这趟飞机居然还提前了近一个小时抵达乌鲁木齐,夜色的朋友搞了两部车把我们送到了呼图壁。

宁静的小镇
先去狼塔户外报备
进个墟逛下把我火机都给没收了,:)
晚餐大盘鸡,先上来的手抓羊肉已经一扫而空,撤了盘子,:)。大家都想喝红乌苏,这家店居然没有,只有百威,干脆不喝了。
吃完晚饭大家散步补充物资,大咸鱼想买卤牛肉,居然找不到有卖的,我想买6个鸡蛋,居然也找不到!进了一家小馆子,问有没有生鸡蛋卖,答没有,我看菜谱上有写番茄鸡蛋汤,于是跟服务员说明情况,磨了几句,小姑娘也善解人意,于是一块一个,买了6个生鸡蛋。烤馕的铺子买了4个300克刚出炉的油馕,又买了一瓶53度牛栏山,灌到预先准备的塑料瓶里。本来想买点儿葡萄干,下午在墟里的时候问价,按公斤卖,我说少买点,买个100克行不行,人家不卖,:)。问和和,洋芋他们要不要,如果要的话买点,大家一起分了,他们都不要,于是作罢。此时南燕和云淡想买,我说你们买吧,给我分一点就行,我不想再进墟了,进去又把我火机没收,而且是找了几家店才买到两个搓轮火机,她俩去买,给我带了点葡萄干,这样所有物资补齐,回酒店整装休息。大家商量了一下,通知了司机,明天七点半准时出发。
2019年9月22日
计划目标:白杨沟2800河谷五星营地
六点钟闹钟响了,爬起来洗漱完毕,出去街上找早餐,还真有这么早开门的,这可是新疆啊。
早餐挺合口味
师傅准时到达,过去大自在的店里拿了气罐,合影后立即出发。听说今天包括我们,一共有4支队伍进山,一组网约的8人,一组上海的8人,还有一组上海的5人,共有29人。我们应该是最早出发的一队了。
左起本人,夜色,洋芋,南燕,云淡,大咸鱼,和和,四海
昨天,今天空气质量都一般般,加上一路上尘土飞扬,搞得心情有点郁闷,心说要是进了山,还是这空气,那可有点失望了。
最下那张是南燕,云淡,大咸鱼,夜色的包
终于晃到了检查站,跟我们要纸质的登记资料,但是云淡把纸质的资料给了大自在,只好下车掏出身份证一个个登记。(我印象中,之前了解到的情况,到检查站应该只要提供短信资料就行了,不知为啥又要纸质的)
下车登记时,发现了检查站种的有漂亮的海棠果,一帮人的匪性显露,纷纷走过去摘来吃,还装了些进口袋
登记完,车子继续往前开,大概在距离大水罐1.5公里左右的地方,实在开不动了,于是下车上包,正式开始徒步!
山里空气非常清新,看看温度计,气温在8~9度,这温度太适合走山了,刚才还有点郁闷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。
正式开启狼塔之旅
没多久来到了很多轨迹,游记,标注的需要开始第一次过河的地方,看了看,水还是挺急的,留意到刚刚走过来没几步的地方,左手边有一条明显的小道可以上山,于是一帮人退一点点路,拔高上小道,希望可以绕过去。走了一小段,还不放心,云淡卸了包去前边探了下路,确认没问题,全队沿小道前行。看路况,这就应该是传说中的羊道了,马应该不会在这么窄,陡的坡上走。走了一会儿,又走下河道,沿河道上升。
左:沿河谷上升遇到了牧民和他们的牛群
右:这里是这次狼塔第一次趟河的地方,我喊住四海,留个影,????
之后过了个木桥,开始在河谷右侧行走,路迹非常清晰,一直走到断崖边上,这里肯定要换鞋过河了,回头往后看,右边山坡上也有明显的羊道可以上山,但是看看水不急,而且为了这次行程,每个人都准备了高帮防水袜和溯溪鞋,此处正好可以试试效果,于是纷纷换鞋过河。(其实应该主要是因为第一天,都背的有点重,不想拔高了,????)
第一次换鞋过河。
之后就在河谷里走,趟了几次河,直到其他驴友轨迹上标注的第一天最后的一个过河点,过完后全队休息,换鞋。这时突然发现,少了俩人,刚才洋芋和“和和”还在后边,现在找不到人了,夜色正要回头去找,和和从左边出现了,原来他嫌最后一个过河点那里水大,又去找了其他的地方过来。接着洋芋从对面的小山坡上出现,不知他在哪个位置,自己上了羊道,一路沿羊道走到我们这里。
今天所有河都过完了,开始在河谷右边疾驰
沿河谷右边一直走,经过一段铁丝网围着的牧场,走到铁丝网尽头,发现木桩子一直钉到了河边上,没法直接过去,正想看看怎么样才能钻过去,不知谁发现对面有个桥,还有摆好的标记,于是全队走过对岸去,哪知道这么一走下去,到了前边发现又要换鞋过河才能走回右边了。前后找了找,都没找到可以踩石头跳过去的地方,没办法,只好换鞋了,感觉有点奇怪,之前看过的所有的攻略都没有提到还有需要过河的地方,包括七,八月水大的时候。
这时候上海5人队已经追上我们,他们此时却走在河谷右边,一问才知道,原来刚才铁丝网的地方,他们没往左边走,直接拉开护栏继续在河谷右边走。
其实河水也不大,对我来说,涉水不是主要问题,而是换鞋麻烦,平时的习惯是穿一双五指袜,外边再套一双速干袜,这样子操作基本上可以做到不知水泡为何物,但是换起鞋来就麻烦了,穿五指袜要把每个脚指头塞好,过程比较冗长,现在退回去不是选项了,只好换鞋,过了河再换回来。
再走一会儿开始机耕路的节奏了,上了一会坡,在一个小转弯的地方我发现有羊道可以下行,急忙喊住前边的大咸鱼,这里应该可以过去的,走机耕路肯定绕远啊,大咸鱼退回来,不太相信,南燕过来一看,也说肯定可以过去,保险一点呗,我拿出手机看看路网,嘿,一样的,拿给大咸鱼看,走机耕路最终要和羊道汇合的,明显绕远了,于是直接走下小路。
一路上我跟大咸鱼边走边聊:
我:你看,这个路走起来多舒服,比走机耕路爽多了吧,而且不用爬升,又近。
大咸鱼:不!我还是觉得那边舒服。
我暗自纳闷,目前我接触的绝大多数驴友应该都喜欢走这种山路啊,直到第三天,才知道为什么大咸鱼有这种特殊爱好,
远远望到五星营地已经有人扎账了,应该是超我们的上海五人队
到了五星营地,择地扎营,看温度计,气温还是挺高的,有8~9度,特意把半金字塔的一边用登山杖撑了一点起来透气。但是,扎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怎么也没预计到的问题。
这里现在居然还有蚊子!蚊子!而且是个头挺大的花蚊子!
此图截取自云淡的视频,应该是第二天早上拍的
没想到啊,没想到,新疆,狼塔,这个时候还有这种东东,家里有个70多克的蚊帐,再简单一点,还有个10来克的纱网头罩,任意一个都可以圆满解决此问题了,但是计划中怎么也没预计到还有这种情况出现!
晚餐吃面条,两个鸡蛋(一个已经裂了,蛋清漏了不少出来),紫菜,一条小黄瓜切丝,一锅煮了,蚊子飞来飞去,没心情喝酒了。然后用大米,虾仁,扇贝干,鱿鱼干加水煮开,小火滚两分钟,接着用铝箔保温袋裹着锅,在套个塑料袋收紧(自制超轻闷烧锅,????)。放一晚上,明天一早再加热一下,撒点胡椒粉,就是一份可口舒适的早餐了。
天已经黑了,看了会儿星空,赶紧钻睡袋睡觉,用羽绒帽把头裹住,只留了鼻子和嘴在外头,????。但是,一个是今天感觉不算累,二是气温还可以,睡袋裹着还觉得有点热(第二天,大咸鱼反馈也是觉得热),又怕蚊子钻,不敢松开睡袋,所以折腾了好久睡不着,刚有睡意,又感觉鼻子上有蚊子爬了,赶紧扭头甩开,然后每隔一会儿换一下脸的方向,不知道折腾到几点,才沉沉睡去。
总结:第一天主要沿着白杨沟河谷走,我们这次如果不想换鞋淌河的话其实完全可以,开始绕左边羊道,等过木桥后走到河谷右边,遇到过河点,一样可以找羊道绕行,之后一直保持在河谷右边走就行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2019年9月23日
计划目标:白杨沟达坂(劝退达坂)后的蒙古包营地
早上七点闹钟闹醒,马上起来,昨晚给蚊子闹得,睡眠质量比较差。洗漱完毕,把粥加热了吃早餐,等差不多快吃完了,才突然想起来,还有一颗620克的黄心白菜呢,本来计划早上掰几片出来切碎,在粥里滚一下就行了,结果昨晚拆包把它丢在一堆东西里,忘了。拿出来看看,感觉这天气如果还是这样,掰开后怕放不了多久,特别白天在包里捂着,晒着,干脆晚上到营地全煮了,分大家吃算了。
本来计划9点出发,但是往后几天,我们队都是9点半左右才开拔,基本上都是整个营地里倒数第二个拔营的
出发后就是在河谷里走,走了一阵子,大咸鱼走在最前头,不一会儿他往左边切,上了左边的山坡,我看看前边的情况,河谷两边都有人啊,为啥一定要走左边,目前看,走河谷完全没问题,有点水的地方,踩着石头就过去了,我就继续走河谷。再走一会儿,回头一看,大伙全跟着大咸鱼跑左边去了。我拿出手机,看看路网,确定左右两边都可以走,但是最终还是在右边汇合,再望望实际路况,暂时看不到需要过河转去左边的情况,虽然左边人数众多,但是右边也有几个,而且左边山坡明显可以看到需要上上下下,我昨晚没睡好,不想折腾了,河谷的石头路可以接受,就坚持走右边。
过一会儿,追上了前边休息的网约队几人,原来有人去唱歌,他们在这等着。他们队里还有我们湛江老乡,寒暄了几句,大家一起开走。
前边一个乱石坡,我一看地上有羊屎,继续走近,乱石踩了踩,感觉很稳固,直接走乱石切过去,喊网约队的跟着走,他们有点担心,拿出手机看轨迹,没人跟我,都拔高,绕过乱石坡,??
左:我横切完乱石,走了几十米,休息吃海棠果,网约队的才刚刚升过乱石坡冒头出来
右:刚才走河谷左边山坡的队友又下来河谷往右边走
从这两天的情况看,走狼塔不需要盯着轨迹走哈,大方向没错的话,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和实际情况来择优选路,走完全程有可能节省出相当可观的里程。
中午到了白杨沟达坂下,稍事修整,开始今天最艰苦的行程
咱体能一般般,一旦休息不好,爬升就觉得特别吃力,没办法啊,咬牙往上慢慢磨蹭呗。
爬一段路,就撑着登山杖休息一会儿,渐渐拉到了队伍最后,但是感觉还能扛住,龟速往顶上摇吧。
下午四点,终于爬上了白扬沟达坂,前队估计已经等候多时了,赶紧让南燕给拍了张照,南燕要给我找道具,我说不用了,进山的时候,云淡每人发了一个苹果,我一直装兜里没吃,就等着这一刻呢!给小猪猪也留个影,耶,咱没被劝退!
基本没有停留,紧了下鞋带,马上开始下山。今天是第一次尝试狼塔达坂的下坡路,感觉还挺好走,碎石也不算很滑,很容易控制平衡。路上跟网约队的“优卡”走在一起,一路聊,一路下,冗长的路程感觉也挺快过去的,。
七点半终于下到了马鞍营地下的蒙古包,问老汉有可乐卖吗?居然回答没有货,早卖完了,。接着找位置扎营,看来看去,基本没有平整的地方可以扎了,好在我无所谓,只要有块地方能躺平就行。此时网约队的“清欢”来到,他也找扎营地方,看看没什么好位置,他继续往明天出发的路上走(我之前做了功课,知道其实往前走一点点,有块地方,扎几个帐篷应该挺轻松的,商业队应该在那扎过,所以不着急动作,看他情况再说)。谁知哈萨克老汉追着他上了去,不一会儿,清欢退回来了,说老头不让在前边扎营,可能语言关系,也没搞清为什么,就是不让扎。那就随便吧,我俩在蒙古包下的斜坡上找地方。老汉走过来,我问这里能扎吗?他笑着说,可以,这里不收钱。(我心说这里还要收钱的话,干脆走点夜路去五星营地了)
清欢那里稍微平整一点,我这里斜,但是我只要求铺了蛋巢的地方,基本可以躺平就行,下边又正好有两块石头挡着,不会滑下去,搞定。这里四面环山,没什么风,随便用天幕遮了一下。
跟清欢一聊才知道,他原本是一个人来solo狼塔的,结果到了呼图壁才知道需要三人才能进山,只好在呼图壁住了两天,等“大自在”帮忙联系了网约队一起进来的。
安顿好之后,云淡跑过来问我,要不要吃羊肉,我问几个人吃,她说其他人都想吃,(我心说你们都不看别人攻略的,基本上来过的驴友都反映老汉这里的羊肉一般般,不推荐,而且我在群里发过几个地方吃羊肉的经验),我说好,我也吃(虽然我也喜欢跟清欢一样solo,但咱一旦组团,团队精神一点不差)。不过自己带的一堆东西也要消灭才行,特别是那颗白菜,应该放不住了,得赶快干掉,干脆让老头一起煮了吧。拿了白菜过去,夜色说羊肉里加白菜不好,干脆明天早餐吃吧,老汉一百块羊肉管饱,并含明天早餐,让老汉明天帮忙一起煮了呗,也成,于是把白菜放到云淡那里。
考虑后边还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补给,计划十天的食物,继续按计划减掉,于是拿了一条小黄瓜和一个生鸡蛋给隔壁的“清欢”,请他帮忙减负,他跟我客气,还要回礼,我坚决不收。
吃羊肉正好喝酒,拿着二锅头钻进老汉的棚子,大家都已经就席,眼巴巴的等着羊肉呢。
老汉看我拿了酒,示意给他搞点儿,没问题,拿杯子来!结果来了两个吃拉面的大碗,给他倒了一两多点,刚倒完,老汉端一起来一口焖了下去,然后发出一声怪叫,呃~。我赶紧说,不着急,我的酒都还没倒上,还没碰杯呢,不用喝这么快,没人劝酒哈。(我心说,你这么喝法,我背两瓶上来也不够喝的)。老汉高兴了,转身拿了三包泡菜出来,让我们吃这个,说不收钱,送你们的!
羊肉还没压好,就着泡菜跟老汉喝酒
蒙古包坐了好久,饿得不行了,问羊肉压了多久,答一个小时,高压锅压一个小时,什么肉都应该压好了吧,于是大家纷纷要求开吃。老汉开锅,捞了一大盆羊肉出来,众人纷纷上手开剁,结果绝大多数人第一反应都是,咬不动!咸!,大咸鱼更激进,干脆不想吃了,要回去自己煮饭,。于是一致同意,高压锅再压一会儿,老汉又把羊肉倒回锅里,烧大火继续压。
这当会儿,看到对面的山坡上,居然还有人打着头灯下来,不知是哪个队伍的,这时已经晚上近十点了。
大家聊起了明天过台河的问题,问老汉骑马多少钱,老汉报价一人80,两趟。哇,这可比上个月驴友传回的价格低太多了,原来听说是一人一趟150,两趟300啊,于是多数人想骑马过河。我是有点不同意见,一,从这两天过河的情况看,水肯定不大,二,就算水大了,咱也可以绕羊道走啊,况且老汉这个价格掉的这么厉害,应该是市场自然调节,水小,没有骑马需求,降价促销呗。但是又不好意思当面说破,既然大家都要骑,我也随大溜吧,省了换鞋也好。不过还是不甘心,问老头,过河那两个地方可以走羊道绕过去吗?老头楞了一下,用手指指天空,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可以!天气好,地硬,走羊道没问题,如果下雨,滑,不好走”。我心说,这老汉不算狡猾,实话实说,也不怕我们改主意,不骑他的马了。
老汉使劲加火,高压锅滋滋的叫,又压了20分钟,大家肚子都已饿扁,赶紧开吃,再试试呗,实在不行就另想办法了。这次出锅后,感觉还好,起码可以咬动了,不过最突出的还是咸,没其他味道。啃了一块羊排,我基本饱了。试试他的羊汤吧,舀了半碗,一口下去,哇,比羊肉还咸!本着不浪费的原则,强迫自己灌下去,我说饱了,撤退,你们慢慢啃吧。
夜色和大咸鱼也经先撤了,跟我要火机,不清楚他俩要自己煮啥吃。
回到住处,烧水冲茶,泡菜,羊肉,羊汤,全部齁咸,慢慢冲了一升多的大红袍喝下去,才感觉缓了过来。
半夜睡到三点多,睡出了一身汗,应该是喝酒吃羊肉的缘故,赶紧爬出来凉快一下,又喝了点水,一觉到天亮。
总结:今天还是沿白杨沟河谷走,走到尽头,爬白杨沟达坂,路况不错,只是负重还是最重的时候爬升近1000米有点吃力。(上海8人队的一个小伙子,爬白杨沟达坂的时候鞋底掉了,摔跤,受了伤,准备原路退回去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 本文作者 : 广州老陈 ) 12下一页
solo stove确实省柴。楼主是搭飞机,莫拉又是怎么到狼塔的?

发表于:2019-12-3 16:05


上图:这么多柴点篝火可能烧不了多久,但是用来做我的一顿晚餐,只需要图中莫拉蒂小刀右边的三根细柴就够了......

上一篇:随清风拂狼塔 (C+V)之V_户外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武汉数虎动漫科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