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自定内容
免费服务热线:400 660 1966
栏目导航
文章检索

随清风拂狼塔 (C+V)之V_户外

时间:2019-12-03 17:36 来源: 作者:admin666

(本文根据作者亲身体验而成,文中图片主要来源是作者拍照和清风队友所发,如果有驴友确认侵权,请联系作者撤下,联系方式,微信号:dawnchen72。本文含有危险动作,请勿模仿。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个人随意转载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)
上篇:随清风拂狼塔 (C+V)之C
2019年9月27日
计划目标:翻过乌兰达坂,夏热达坂,到鸡抓岔扎营
生物钟啊,早上七点就自然醒了,。
新代起的也挺早,给我们炉子加牛粪,放了壶水上去烧。
出门口遇到了沙比汉,他提了壶水洗漱,我正好借光刷牙洗脸。
其他人都在睡,我拉着新代去他的仓库,看看有啥买的。看来看去,发现有袋装牛奶,他比划,5元一袋,于是拿了两袋牛奶。带的大米肯定吃不完,昨晚说好了今天煮锅稀饭,大家一起吃,于是又拿了包下饭咸菜,10元。
拿着牛奶回到房里,大咸鱼也起来了,热水泡了一下,俩人各来了一袋,平时在家都不喝的,这会儿感觉味道很好,????。
我俩到外边闲逛,瞄到新代他们开始吃早饭,我立马进去瞅瞅,名义上是考察一下牧民日常生活习俗,实则看看能不能蹭饭。
他们的早餐是奶茶泡馕,这些馕应该放了有点时间了,用手根本掰不动,都是别克拿刀锯出来的。三人挺热情,我一进来,新代马上叫别克拿碗给我到奶茶,咱当然来者不拒了,拿一块馕学他们丢在碗里泡。不一会儿,大咸鱼也进来考察牧民日常生活了。
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
左起:大咸鱼,别克,沙比汉,新代
大家陆续起床了,本来想煮粥,可就只有一个大锅供我们使用,里边还装着昨晚没吃完的羊汤和羊肉,这个东东绝技不能浪费,先煮热了消灭掉再说。
太阳开始冒头,大伙纷纷拿装备出来晾晒。我发现新代腰上别着一把小刀,于是拿出我那把莫拉刀让他鉴定一下,他拿我的刀去剐了剐他晒的蘑菇,剐了几下,感觉不错,跟我比划,示意我送给他,我连连摇头,后边路上我还要削东西呢。看我不同意,又指指他腰间那把刀,示意要跟我换,我说你那个刀太长了,过不了安检。
(在西安转机的时候,进门过安检,安检员把我拦下了,说我包里有把“匕首”,要拿出来检查,我立马对他说,你要注意措辞噢,匕首有定义的,不能随意说!于是拆包,把小刀翻了出来,小伙子拔出刀鞘一看,有点不好意思了,无奈,拿给旁边他们领导看,领导正忙别的事,回头瞄了一眼,一点儿反应没有,又扭头忙自己的事,小伙赶紧过来说,没事,没事,来,我帮你装包,还跟我套磁,刚才有好几个大包,你们是一起的吗?我想肯定是清风朋友们的包,于是说是的,我们一起新疆徒步的)。
别克站在旁边,本来想帮我俩做翻译,结果看到我们俩瞎比划也能正常沟通,还开玩笑,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。
算了,各自留着自己的刀吧,留影纪念一下,????。(右:传说中的哑巴,名新代)
新代弯腰看大咸鱼穿的鞋,指了指鞋,又指指自己,我们都以为他想让大咸鱼把鞋送他,那肯定不行啊,没鞋后边怎么走。谁知搞错,新代回他房里,居然拿出来一双跟大咸鱼一模一样的CRISPI鞋,估计是以前的驴友走坏了,扔在他这,这家伙拿出去修修补补又拿了回来。
无巧不成书,昨晚到了新代家,洋芋的登山鞋一只鞋底几乎全开,他的溯溪鞋走山路肯定不行,穿和和的军胶又不太适应,然后想跟上海队下撤的驴友借鞋,可是人家只愿意把溯溪鞋贡献出来(他自己的登山鞋也是好不容易磨合好的,可以理解)。正发愁呢,于是试试新代的Crispi,大小还基本合适,他俩怎么交易的我不知道,但是看到新代把洋芋那双烂鞋放在屋檐上晾晒,估计拿出去修一下,下次又可以卖给有缘的了。瞧这生意做的!
10点来钟,新代对着峡谷方向叫,比划,原来有人过来了,我们全队一点也不意外,应该是“风”又刮过来了。
没一会儿,“风”到了,问他是不是今天准备在这呆着,不走了,他说还要走一点儿,今天跟我们一起走一段。我问,你这个体能这么厉害,平时怎么锻炼的,上健身房吗?结果人家从来没去过,平时有空就滚个大轮胎到河边,然后就翻轮胎玩,确实啊,翻轮胎锻炼全身肌肉。
长线修整半天是整个行程里最悠闲,惬意,慵懒的时光。
差不多到中午,羊汤羊肉下肚,基本大家都饱了,粥肯定没必要煮了,我一看,按照前几天的节奏,剩的食物的一定过剩,于是减负,一斤大米,400克面条都给新代了。(这时候看,算上给蒙古包老汉那颗白菜,进山时可以减少三斤负重,少三斤的话,前边五天我就太舒服了)
中午12点左右,“风”跟我们一起出发,今天没啥难度,一边走一边玩。黄金牧场风景宜人,夜色不时导演我们摆拍。
夜色这导演水平一般般,拍了半天都不喊CUT,一帮人还老老实实的傻走,????
到了乌兰达坂,全队休息,再出发的时候,“风”已经耐不住了,一溜烟的飘了出去。
接着往夏热达坂基本是大段的机耕路,比较无聊,洋芋说他走这路可以走一天,我说我走一会儿就烦了,跟和和走在最后,走走停停,拍拍风景。
远远的望见牧民的车,再次觉得solo狼塔还是可以的,经常能遇到人。
走到越野车旁边,上边的人喊我上去坐坐,这么好客,我叫和和一起,他不愿意。今天剩下没多少路了,老赶路没意思,我上去玩玩。
到了跟前,一看他们的打扮,肯定不是牧民。地上摆着馕,油饼,青椒,原来几个人在这野炊呢。特别热情,我一到跟前,马上拿馕,到热茶给我吃,我肯定不客气了。
我说,你们会享受啊,专门开车到这里野炊!他们说,不是,我们是来工作滴。那更夸张了,这工作环境跟天堂似的!众人大笑。一聊才知道,他们是乌鲁木齐某农场的,V线这边的牧场,包括新代家那边,全部属于他们管辖的,现在是进来巡检牧场的状况。这工作太好了。
有人问喝酒吗?我客套了一下,要走路呢,少喝点吧。给我用纸杯倒了点,我也学蒙古包老汉,直接干杯了。(酒不错,听说是他们农场自己酿的)
宾主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,基本上我的嘴就没停,又吃了点油饼,鱼干,我说可以了,要追队友了,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!临走又跟农场场长干了一杯。
右边是农场场长,迪夏提(如果没记错的话)
给我们拍照的小伙子说,你下次来就拿这张照片给新代看,说是我们迪场长的朋友,他必须得好好接待!下次再来狼塔不知何年何月了,我说要是早一天遇见你们多好,昨晚必须宰到新代吐血来款待我们了!(众人大笑)
再次感谢几位朋友的款待,我上包出发追前队去。喝了下午茶,特别又整了点酒,聊天聊的开心,感觉肾上腺素高企,也不管什么机耕路了,开起狂奔模式,追。
到夏热达坂跟前,“风”已经扎好了帐篷,准备洗澡,寒暄了几句,开始爬坡。接近达坂顶的时候,终于追上了前队,大咸鱼问我为啥跑这么快啊,我说喝了下午茶,关键整了点酒,特别来劲。
下达坂没多久就鸡爪岔营地了。
不是我不合群,他们都是帐篷,随便扎,我必须要挑个风小的地方,跑到山边对着山扎营。
扎好营,天色渐暗,但是感觉一点不饿。
今天一早喝了袋牛奶,去新代那蹭了奶茶泡馕,接近中午,新代拿出他的油饼来卖,掰了一块给我尝,挺脆的,我说我帮你推销,各位看啊,油饼,油饼,嘎嘣脆,干嚼可以当路餐,泡汤可以当正餐,5元一个!结果一共只卖了三个出去,????。新代干脆把刚才掰给我那片剩下的油饼全送我了,我当即泡昨晚剩的羊汤解决了午饭。然后下午遇到牧场巡检的朋友们,又填了馕,油饼,鱼干,还喝了点酒,一天都在吃,又没走多少路。
不饿也得填点,晚餐一罐乌苏,烤了片馕,吃了点肉脯下酒,今天有点腐败。
总结:今天非常轻松,狼塔秋季的黄金牧场美爆了。
2019年9月28日
计划目标:绿湖
今天主要两件事情
一,团队走散了;
二,扎营后我的天幕给吹翻了。
一早起来,我感觉这是进山几天来睡的最平的一天,睡的那块地方比新代家的床都平!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湿度挺大,我的睡袋表面沾了一层露水,拔营的时候我就建议,绿湖那边比较冷,反正今天路程也挺轻松,要找个时间晒晒装备。
过了三次河之后,我就换了登山鞋,溯溪鞋走路不舒服。云淡,和和,洋芋,我们四个上山坡走高原牧场,四海,大咸鱼,夜色,南燕继续走河谷,中间有一个地方我们还互相看到,这个时候我们稍稍靠前一点点,基本上是同步的。中午时分,远远的我们看到了蓝房子,太阳也还可以,我建议吃中饭,顺便晒装备吧,于是在牛羊群可以下峡谷喝水的附近停了下来,喊了几声下边的队友,没回应,估计他们也休息吃中饭了。我把包翻了个底朝天,所有东西拿出来晾晒。
牛羊群看见我们过来,躲躲的远远的,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
停留了一个小时,也没见河谷下边队友的踪影,喊也没回应。我们收拾好东西出发,一路走,一路看,根本没他们的踪影,到了蓝房子,前后视野都很开阔,还是看不见人。跟云淡商量了一下,现在只好继续往前走了,希望他们是走在前边吧。(他们脚程快,如果还在我们后边肯定有状况出现了)
结果走了一个小时,才看见他们在前边,也在晒装备呢。估计狼塔徒步,团队走散的,前队变后队的跟我们这种情形差不多,路多,一旦分开走,又没有对讲及时联系的话很容易走散。
前一天在新代家,跟别克聊天的时候,别克建议我们不要在绿湖扎营,说那里好冷,当然,应该冻不死人。这句话搞得有点紧张,所以我建议,干脆在接近绿湖的时候找个避风的地方扎营算了。但是一路走过去,大片的沼泽地,直到距离绿湖1.5公里左右的样子,发现河两边有一块比较平坦,干燥的地方,那就这里了。我过河到对岸去扎营,那里地方小,但是有个小坡正好挡风。
扎天幕的时候我犹豫一下,到底开口对着哪边好呢?前几天都是对着山,这会儿感觉风向是由绿湖方向沿河谷向下游吹的,心想应该没理由从下游往上游吹吧,特别考虑是开口对着下游,早上睡醒一睁眼就能看到风景,于是就这么定了。刚把天幕扎好,噼噼啪啪开始下冰雹雪,而且挺大的,没一会儿就把天幕边上盖的严严实实,我心想,这要是下一晚上,再降点温,估计地钉都要冻住了,拔营都是麻烦事。一会儿雪停了,赶紧出去搬了几块石头,把地钉全拔了,风绳直接绕在石头上。(其实有点多虑了,气温没那么低)
收拾妥当,准备开始做饭,拿出挡风板,刚折好,又开始下雨了,而且一阵风开始从下游往上游吹,一下子把天幕吹翻了,30多克的超轻挡风板瞬间给吹的无影无踪,追都追不上,不过这个时候也没空追它了,我整个暴露在风雨里了,赶紧爬起来,拉住吹翻的一边,盖在装备上,人往里边一钻,躺下,然后用手脚拉着,压着天幕边,非常狼狈!还好,没一会儿雨停了,马上起来重新调整天幕,老老实实面壁吧,????。
上:最初的天幕开口方向
下:调整过后的开口方向
估计今晚温度应该比前些天都低了,晚上煮酸辣汤泡馕吃,本来还带了点干木耳,泡发一下,煮在酸辣汤里应该好吃,经刚才这么一折腾也懒得搞了,匆匆吃完钻睡袋睡觉。
总结:今天路程没难度。
2019年9月29日
计划目标:绿湖,然后翻越本次徒步海拔最高的乌拉布图达坂,到三屯河的废弃金矿前营地扎营,如果扎营时间早的话,继续向前择地扎营
今天计划尽量多走点路,主要原因是今天爬的乌兰布图达坂虽然海拔最高,但是起点的绿湖海拔已经不低了,实际爬升没多少。听其他驴友和牧民的普遍反馈,反而是明天的天格尔达坂最难爬。
早上出发没多久就到绿湖了,可能网上剧透太多了,到了后感觉没多少惊喜,????。
停留了片刻,继续前进!
开始进攻乌兰木图达坂。
左上:和和,四海,我在右边切雪坡
右上:夜色,洋芋在我们下边一点,也是切雪坡
左下:云淡,南燕,大咸鱼左边切马道
右下:汇合后冲顶(和和摄)
这个垭口这边风好大,汇合后我跟着云淡走,云淡步子小,我在后边跟着感觉风快要把人吹透了,于是跟她说,让我走前边,我快受不了这风了。
上到垭口顶,风更大了。和和给洋芋拍照,刚拍完,洋芋瓷溜一下就下去几米避风了,????。我赶紧掏出手机,喊和和,赶快互拍一下!走人!我俩刚拍完,后边他们都上来了,喊,别掏手机了,赶快摆姿势,拍完撤退!
右上:和和
右中:南燕
右下:云淡
下中:夜色
左下:大咸鱼
左上:四海和南燕还非要得瑟,摆姿势,再来个合拍呗。你们不知道兄弟的手快冻僵了,????。
赶紧下撤啊,狼塔这点好,达坂下去一点点,风寒效应基本就没了。
(6月份在鳌太,跑马梁上我有点失温了,到了大爷海,先烤火,晚餐吃了热汤面,跟流浪又搞了一瓶酒,晚上睡觉的时候,穿皮肤衣,抓绒,羽绒背心,冲锋衣,盖棉被,居然没觉得热,直到半夜才暖和过来,开始脱衣服。在跑马梁上走的时候,偶尔有那么几秒钟太阳从云层里冒出来,感觉特别的舒服,心里在呐喊,麻烦你再多呆一会儿啊,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太阳公公!)
下达坂的节奏基本上都是,先陡坡直下,然后横切山坡缓缓下降到河谷。天气很好,路迹非常清晰,走的有点无聊,特别太阳晒的有点发困,快下到峡谷的时候,路过一个小牧民房,注意力不集中,右脚踩到一块小石头,滑了一下,脚踝咯噔一下,扭了一下脚。那天在直下下库达板的时候,也扭了一下,但是站起来几分钟就没事了,今天有点严重,生痛。
人一下子清醒了,可是再往下是踩大石头顺溪流下河谷,不敢出脚了,心想要是再来一下,估计要立马扎营了。慢慢下吧,跟前队拉开了距离。下到了河谷,望到云淡他们在前边等我,我喊他们继续走吧,我脚扭了一下,现在走不快,河谷路况非常好,我慢慢走一点问题没有。
他们出发,我小心翼翼慢慢走,结果到了右转下独木桥的时候,又看到云淡在等我。到了跟前,我说没事,你们不用等我了,还按原计划走,如果你们到了废弃金矿营地,天还没黑,就继续往前,这个路况基本都是机耕路的节奏了,我走点儿夜路一点问题没有。
于是按计划行动,我慢慢晃,天黑了,就拿出头灯,一直走到路边上一条小溪边上,看到前边影影绰绰的灯光,我以为他们就在前边扎营了,口渴,滤点溪水喝。然后继续往前,但是感觉不对啊,前边不是营地灯的感觉,各个都是打着头灯在晃啊,走近了,听到他们喊,老陈,别过来了。原来他们往前走,感觉离水声越来越远,又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,只好走回头了,刚才我接水那里有块空地,我都没留意。走回去那里扎营,还有点风,我直接进草丛把草踩了几下,搭天幕。
第二天早上拍的。
总结:乌兰布图达坂难度不大,走了这么多天后,开始有点审美疲劳了。
2019年9月30日
目标:翻过天格尔达坂,草地营地
早上起来,右脚踝还是痛,而且明显肿了。我的登山鞋已经完全不防水了,鞋头有一点开胶,侧面烂了小洞,随便踩点水袜子就湿了,右脚大脚趾侧边已经磨破了,感觉要整点措施才行,问,谁还有塑料袋?夜色看我这动作,说塑料袋套着不好走,还不如穿防水袜呢。是喔,自从跟“加友”学习取经了后,后来过河全部赤脚穿溯溪鞋,防水袜塞包里都给忘了,今天穿上吧。夜色还给了我一片芬必得。
跟云淡商量了一下,他们还是照常走,我后边慢慢晃。本来天气预报今天有小雪的,可是现在看万里晴空,又是艳阳天,我慢一点完全没问题。于是约好翻越天格尔达坂,下去草地营地见。他们约9:10出发了,我慢慢收拾东西。
我又看看了轨迹,感觉12点应该可以到达坂脚下了,然后爬升700多米,慢慢爬,3点或者3点半应该到顶了,然后下坡咱相对快啊,这样天黑前到营地挺轻松的。于是不着急,磨磨蹭蹭把大小事都办妥了,9:40出发。
一开始又是机耕路,无聊。走了一会儿,发现左边有小道可以走啊,迅速切了下去,走到山路上,心情都愉悦了很多,大老远跑过来新疆走机耕路有啥意思,????。
还不放心,拿出手机看看路网,嗨,基本上一直走到达坂下,然后跟机耕路就汇合了,沿着河谷闷头走就行。于是开始慢慢晃悠,累了就协会儿抽根烟,渴了用滤水器接点河水喝。
感觉康迪的这个滤水器比索亚的好用,最突出的地方就是出水速度快好多,基本不用挤压,用嘴吸都可以,虽然滤芯寿命只有1000升,但是可以用好久了。
正午准点到了乌兰布图达坂脚,但是这里真的有点坑,前边看了路网,好多人都是错过了左转上山的路口,继续走了一段才回头,已经提醒自己要注意了,结果还是走过头了,????。
回头开始直升,应该上升了100米左右,望见了前队,估计他们应该也能看到我了,估算按我目前这个速度,跟他们距离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了,不着急,还按自己节奏来。
人品爆棚,天气极好。
走了一会儿,望不到前队了,我继续,累了就休息,然后继续爬升,都说天格尔达坂最难爬,感觉还好吧,认真看路况,仔细出脚就行了。
接近达坂顶的一个平台,给小猪留念一下,过完这个垭口后边就没难度了。
再往上走了点,一抬头,感觉不对劲。
这个云吹的有点可怕,估计垭口那边变天了,看来天气预报挺准,那边肯定要下雪了!
前边有块巨石,在下边左拐上去,走了几分钟,开始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能见度极具下降,情景就跟小说里描写的妖魔鬼怪现身前的状况。再走了几步,感觉不行了,这个时候我下身穿了条速干裤,上身还是皮肤衣,主要是两只手,几乎要冻掉,从胳膊上断开似的。马上找了个避风的石头缝,蹲了下去,卸包,然后使劲搓手,直到感觉还能活动了,穿羽绒服,套冲锋衣裤。然后总觉得看什么东西都不对劲,摘下眼镜一看,原来眼镜上已经结了一层冰,裸眼看貌似还清楚!于是眼睛也不戴了,能见度没有,根本看不出垭口方向,拿出手机大概对了一下方向,心想这个地方不可能有岔路吧,不能再停留了,赶紧冲过去。
手冻的不行,胡乱拍了几秒
依稀辨认马道,右拐左拐,感觉确实是本着刚才看的垭口方向去的,咬牙往上,终于走到了垭口,到了一望,更傻眼了。
看表,4点,比预计晚了一点,但是这个能见度快跟走夜路差不多了。啥都看不清,这地方不能久留,赶紧降低海拔吧。拿出手机,对了一下大概下降的方向,没错,雪地里还有前队的脚印和登山杖戳的痕迹,于是开始急速下降。
没一会儿,马道转左,再转右...,走着走着,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怎么一个脚印都看不到,这才恍然大悟,上边雪厚的地方有脚印,那个雪是常年的积雪,下边这里的雪肯定是他们走过后才下的!这下有点麻烦了,只能全靠自己了!
本来天气好的话,一目可以把下降的情况看清,然后选路直下就行,现在没办法,马屎都看不到一块!整个路面都给雪盖住,只能靠感觉辨认哪里是马道。走一段,拿出手机核对一下路网,想快都没办法。算了,安全第一,不要超近道了,老老实实走马道晃。
直降了一段海拔,能见度有所改善,这时发现全身状况都很好,今天早上歪打正着,穿了防水袜,虽然一直在踩雪,脚居然一点儿事没有,身上有冲锋衣裤护着,里边一点没湿,况且下降了一段之后,风已经小了很多,顿时心情就放松了。
开始下的时候用冲锋衣的帽子护头,不过总是要扭来扭去看路,不舒服,想起来自己还带了把100多克的伞啊,这时正好派上用场!
本来就快不起来,打着伞,慢慢走吧。
目前的雪地其实慢慢走很舒服,不会深一脚浅一脚,一脚下去有点软,但跟着就踩实了,像一个有缓冲的垫子,受伤的右脚貌似也不觉得痛了。
走了一会儿,艹,又开始打雷了,抬头望望天,看不清状况,心想咱也没做过亏心事啊,不怕(这个是开玩笑,主要感觉雷声还挺远的)。就地扎营吧,光秃秃的山坡上也不是好位置,再一个,时间太早了,硬着头皮走。
继续前行,雷声停了。刚缓口气,又望见前边由下往上,雾气蒸腾。好消息是,应该快下到河谷了,坏消息是,今天这个能见度估计没可能好了。
不过下山的节奏跟前边差不多,就是顺山坡往河谷下,轨迹路网也懒得看,凭着感觉走吧。
目前计划是,尽量在天黑前下到河谷,看情况扎营吧,总之海拔越低风险越小了。
快天黑,终于看到了稀稀拉拉的树林,这样基本意味着已经差不多到河谷,好开心。但是问题又接着来,路上虽然没有雪覆盖,很好辨认,但是好多烂泥路,走几步,鞋底沾的全是泥,滑的不行,走几步就要找石头踢踢,刮刮鞋底,不然的话随时有可能摔跤。总而言之,今天是想快都快不起来。
走到一条山上下来的溪水边,天完全暗了,滤了点水解渴,抽根烟休息了一下。想想要不要就地找个地方扎营?评估了一下身体状况,全身干燥不觉得冷,平时运动习惯也是在傍晚或者晚一点,基本上就是这个点儿,感觉状态非常好,且下到河谷后,路更加好走了,于是决定继续追前队。
这次走狼塔,路上听到云淡的手机报路况,才知道原来户外助手还有轨迹导航功能嘞。天黑了,老看手机也不方便,我也试试导航吧,于是随便找了条轨迹(一共下了三条),开始导航。听见语音播报,预计两点多可以到达终点,算了一下距离,真的差不多诶。心想如果跟前队错开了,我就一直走,直接走到终点等他们,景色也看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完成任务。即使走不到也没关系,这路都是沿河谷行进,水不是问题的话,我一个人非常轻松,随便哪里都可以扎营。
走了几十米,立即把导航关了,这路况基本又是机耕路的节奏,没必要浪费电。
再走一会儿看见前边的闪烁的营地灯了,嘿嘿,亲们,我来了。
到了跟前,大伙已经全钻帐篷了。一听到我的动静,大咸鱼感慨道,“老陈,我们都以为你要在山上扎营,要受苦了”,云淡说我这有刚烧的热水,你先喝点暖和一下!我感动之余,觉得自己还真没啥事。看看表,才9点15分嘛,夜生活还没开始呢。一聊才知道,他们下来的时候也开始下雨雪了,有人没注意防雨措施,已经湿身了。我说,你们赶紧睡吧,我真没事,不用管我了。
搭好天幕,拿着水袋到河边,下来的烂泥路把冲锋裤脚和鞋子上搞的全是泥,不洗掉心里不舒服。然后打水回窝,先做明天早餐,把剩的大米全煮了闷烧。还有一包鸡汤浓汤宝,煮了泡馕吃,明天轻松了,不急,又煮了点茶喝,碎觉。
总结:其实前一天我们可以继续走点夜路,一直走到天格尔达坂下的河边扎营,路好走,达坂下河边宽敞,随便扎营,然后一早起来就可以爬达坂了。天格尔达坂没有传说中难爬,至于什么剿匪的传说,由于后边能见度实在太差,无法感受。
2019年10月1日
计划目标:出山
早上醒来,不想起床。大伙都动作起来,我说今天才长假期第一天,多睡会儿嘛,????。
云淡过来问我,怎么她的资料里显示今天还要爬个3500的达坂,我说肯定搞错了,最后这个达坂2500左右,不要吓我哈,我做了好多功课的。
看路网,我们预计下午3点应该能出山了,于是用北斗海聊给约好接我们的曾师傅发短信,曾师傅非常专业,秒回“收到”。
烧完垃圾,正准备出发的当口儿,山上下来一个驴友,我还以为是”风“呢,结果不是,上海五人队的一个小伙子。那肯定昨晚山上扎营了,问他几点过的垭口,回答5点,比我晚一个小时。他说昨天他们下山,雪把路迹都盖住了,结果发现路上有登山杖拖出来的路迹,他们非常奇怪,这个痕迹肯定是登山杖拉出来的,但是为毛这人有登山杖不用呢?我笑,我也认不到路,只好一手打着伞,另一个手拖着登山杖慢慢走了。(其实他们速度挺快,中间不知道什么原因等人拖慢了)
拔营粗发!
今天轻松了,没多久就到了桥楞格尔达坂。
狼塔达坂,终于走完咯!
特意跟云淡和南燕合影,感谢一路的关心和照顾。
马上要出山啦,抓紧时机留念!
一路无话,终于在下午两点五十左右到达出山口,远远已经望见了曾师傅的出租车,心里顿觉无比轻松!
走到跟前,曾师傅有心人,给我们买了水果,可乐,众人蜂拥而上,狂啃水果。我抬头一看,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,所有人,是的,所有人,全都背着包,站着啃水果,居然没有一个人是卸了包再开剁的,前些天说背包勒的肩膀疼,勒的跨疼的抱怨,此刻全都烟消云散。
至此,随清风十天狼塔难忘之旅圆满结束!
后记
1. 回到乌鲁木齐在酒店大堂登记,我们人多,登记过程有点漫长,旁边的一个小朋友童言无忌,拉着他妈妈喊,“妈妈,妈妈,这里怎么这么臭啊!“。在野外貌似没任何感觉,但是在酒店大堂不怎么通风,我们身上开始发酵,散发出各种味道,没一会儿,大堂的保安直接把大门开了散味。
2. 酒店大堂有个电子秤,我们办手续的时候,正好顺便量一下。男的全部减重,2至8斤不等。比较神奇的是四海的包,出山了居然还有36斤,我说你这都什么宝贝啊,我进山时都没有你现在这么重。
接着就连续听见凄厉的哀嚎,先是南燕,“妈呀,十天啊,我居然一点没减”,然后是云淡,“天哪,我也一斤没瘦啊”。我们上了电梯,在二楼的走廊上,还能听见她俩痛苦无奈的抱怨。(我心说,你俩平时动辄就半马的节奏,想减重,应该没那么容易)
3. 回到家后,媳妇说我连续两天晚上说梦话。
第一天是,“拔高,拔高,上一点儿就看到路了”
第二天是,“走啊,走啊,快点走”
这真是应了狼塔2群里萧峰网友的个性签名,“对于一个热衷户外的人来说,身体与灵魂总得要有一个在路上”!。

2019年11月于家中



( 本文作者 : 广州老陈 )
早上起来,右脚踝还是痛,而且明显肿了。我的登山鞋已经完全不防水了,鞋头有一点开胶,侧面烂了小洞,随便踩点水袜子就湿了,右脚大脚趾侧边已经磨破了,感觉要整点措施才行,问,谁还有塑料袋?夜色看我这动作,说塑料袋套着不好走,还不如穿防水袜呢。是喔......

上一篇:57岁台湾驴友徒步尼泊尔ABC回程时突感不适不治身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武汉数虎动漫科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