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自定内容
免费服务热线:400 660 1966
栏目导航
文章检索

比狼塔更虐、更美:车师_户外

时间:2019-11-08 17:36 来源: 作者:admin666

18年看到笨鸟去新疆走了天狼之路和花谷道,引出了我再去新疆走线的念头。从2014年到2017年,连续4年去新疆走了狼塔CV,喀纳斯环线,乌孙温泉线,博格达环线,夏特古道。回头一看,新疆没特别吸引的线可走了(长期关注的:克里阳、桑株、克里雅、还有克勒青,均是因为各种没法进入,被忍痛搁置),于是这二年把重点移到了西藏。但是新疆的手抓饭、羊肉串、烤包子、大盘鸡、拌面,却永久的驻扎在味蕾里。一年没去,我是真想它们了,车师-天狼-乌骨道三线连穿,则成了这次去新疆的一个很好借口。

轨迹在4楼

天山的古道

写这帖子是希望和大家分享这条徒步路线,新疆并非只有四大线,还有很多好的徒步资源。同时记录下全程的点点滴滴,走线中的许多小故事,有趣,更值得回味。也隐含了一些户外理念,未必完全正确,但值得坚守。

帖子中涉及到队友和自己的内容,都是从个人的角度去记录,难免有失偏颇,希望各位见谅。

当然,信息、攻略、轨迹、数据、分析是必不可少的干货,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。

实走的轨迹图(蓝色-实走线)

规划的轨迹图(绿色-规划线、红色-备用线)

车师,一条很有名的古道,40公里、一个达坂,道路清晰明了,所以把它放在了最前面,作为全队的前期适应路段。不过得从野狼谷景区购买45元门票进山,否则没法和天狼连起来。好在景区对驴友们持欢迎态度,让人感觉舒服。不像洛克线的亚丁景区,看到驴友,非但钱一分不能少,还像抓贼一样。

天狼之路,80公里、6个达坂。是最近二年兴起的新疆线路,知名度还不高,但去过的驴友反馈很好。出发前预计:车师+天狼的强度和狼塔C相当,事实也确实如此,当然,过河的难度没法和狼塔的台河相提并论。

乌骨道,45公里、2个达坂,附带连接线35公里、1个达坂。

可能极少有驴友走过,接近性稍差。无论从老恰勒坎村进山还是出山,都相当不容易,主要还得靠自己的一双脚板。曾经听说新疆当地驴友把那几条东天山的古道作为周末线来走,而事实上很少有人去,路上几乎找不到驴友留下的痕迹。

仔细搜索了相应的帖子,只有15年4月驴友走三天的乌骨道和16年走四天的萨悍道的帖子各一篇,余下的都是2010年前的帖子,应该说资料很少。从帖子上看,萨悍道要比乌骨更难些。东天山的8条古道,萨悍道难度最大,乌骨道在其次,二条线有部分重叠。

快出山时队友总结,这条乌骨道,应该已多年没人走,草都比人高了。自己再回忆找到的资料和轨迹,确实都是4-5年前的。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墨菲定律是不是又要发威了(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。)。当我们到了恰勒坎村才发现,这个村庄早已被废弃,已经成了一个“鬼村”。

5-6年前政府开始禁牧后,把整个村子搬移到了胜金乡。这一搬迁,原计划在村子里找车去吐鲁番的计划彻底泡汤,只能第二天再走35公里的河谷与戈壁滩出去。

说说二个典故,胜金乡原名叫圣经乡,原是为了纪念玄奘大师西天取经而取的名,后来嘛,你懂的,改成了这个同音名。到了那里,我就一个感觉,如果温度再高点,是金子也会化掉。

恰勒坎村,翻译成汉语的意思:血流飞溅。传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古战场,据说也是乌骨这二字的来由。原本想和队友说道说道,后来放弃了,呵呵,已经是个没人的村子,再加上曾经的血流飞溅之地,我们在这里扎营也挺瘆人的。

下面是我走过的3条10天以上重装线的数据对比

狼塔CV线12天

总里程:185km,翻越10个达坂,最高海拔3980米

累计上升9000米,

车师-天狼-乌骨道线12天

总里程:235km

累计上升10800米,

累计下降12500米

如果去掉走错以及胜金乡最后部分,数据如下

总里程:215km,翻越10个达坂,最高海拔3820米

累计上升10400米,

累计下降11300米

郭喀拉念久线13天

总里程:215km,翻越10个垭口,最高海拔5200米

累计上升:9300米,

累计下降:10000米

通过数据和亲身体验,我觉得狼塔的过河仍然很难。车师-天狼-乌骨道,上升下降的次数和幅度更高,强度更大,个人认为,风景也更漂亮。蓝天白云、草甸花海、田园牧歌般的风景随处可见。

7月20日,总共10名队员在乌鲁木齐集合。一个不小的队伍,男7女3,比例还算合适。由于不了解2019年9月1日开始,大部分火车是在乌鲁木齐站下车,而不是原来的乌鲁木齐南站,又提前预订了南站旁边的宾馆,不得不再倒腾到南站。

晚上聚餐,开行前会,签免责协议。

7月21日,徒步第一天。

徒步起点是1700米,营地在2700米,上升1000米左右,距离15公里。

早8点,包车从乌鲁木齐出发(包车可以找杨师傅:13699362980、微信同号,由于这次人多没有找他,他的车9座,6-7个人加包比较合适,费用在1000元左右,乌市到野狼谷),在泉子街镇吃了午饭,下午一点到车师古道景区入口开始徒步。由于是周末,景区的游客不少,于是我们这些背着大包的驴友,也成了一个被围观的风景,不过我们都早已习惯。

一路都是机耕路加小道,晴空万里,慢慢走慢慢看,倒是很舒服。不过很快就发现苗头不对,速度是越来越快,我的手机每15分钟提示一次,时速每小时3.8公里,每小时4公里。直到爬升一个小坡,速度才开始降下来。我回头对珺珺说,这就是菜鸟级速度,这才第一天就这么快,后面还有10天呐,都不知道体能该怎么分配。

前面的二个背包罩,我和他们相距至少1公里多

小伙伴珺珺,连续5年国庆节跟我走长线,就2个字:信任。

这次和我混帐混餐,据说出山时,很不科学的长了3斤,减肥目的彻底失败。

小雨加上不断的缓慢爬升,队伍的速度总算是降了下来,7点不到顺利抵达营地。

前方二个羊圈,就是今天的营地

所有的队员状态都不错,只有平常心有点状况,第一天鞋子就开胶了,还是个大牌徒步鞋,大名鼎鼎、以耐操著称的赞贝拉。然后大家开始会诊,查原因,想办法。办法是某大神找到一根铁丝,烧热后穿过前端开口的橡胶部位,然后牢牢扎紧,效果看上去还不错,就是防水功能彻底废掉。查原因,队友山峰基本确定是买的太便宜,最大可能是买到了的库存货,到了开胶的时间。于是被秋实好一顿埋汰,好货不便宜、便宜没好货。

说句题外话,我一般组队是不敢收夫妻档或男女朋友档的,因为很容易出纠纷或组成小团体,对整个团队是个隐患。这次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接纳了平常心和秋实这对夫妻搭档,不过二位都不矫情,始终和谐的融入队伍中。只是重装长线的经验还不够老道,带的装备有点累赘。

介绍一下其他几位队友

悠悠,队里最牛的食神吃货,凡是当地最正宗的美食或吃货点,她都能信手拈来,比如这次她推荐的大列巴,比如吐鲁番这家当地人的聚餐点,还有旁边限量供应的烤包子,味道都是无比正宗。也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上海本地驴友之一。会吃的人,我一向认为都是聪明人。

小姨妈,和悠悠一样是计划天狼出山。来自大四川,敦实的个子,体能其实不错,就是经常要买点乖,流露出一点负能量,比如同样看天,他的结论就是要下雨了,而我的结论是现在没下雨。当然我俩都没错,现在肯定没下雨,未来一定会下雨,所以要下雨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通知他笑一笑。

凡陈,和阿彬一起来自南方,经常在自家周边走短线,没机会走重装长线,5月一起走了二天全程武功山后,加入了这个队伍。体能相当好,第一次走这么虐的重装长线,能把车师、天狼一起走完,是相当的了不起。凡陈的自律性极强,我对他的关注很少,因为这变的有点多余。自律和成功通常成正比,所以后面省略100字。

山峰和阿彬,因为和我一起走了全程,容我在写后面的行程中通过一个个小故事来慢慢介绍。

7月22日,徒步第二天,早上9点准时出发。

今天翻越车师唯一的琼达坂3420米,行程16公里,爬升800米,下降900米,傍晚6点抵达预定营地。

道路清晰简单,出了营地,过了一座木桥就是一路爬升,一架飞机刚好从琼达坂上飞过,在蓝天上画出了一道优雅的弧线。

今天所有队员还是精力旺盛,可能是路太好走,也可能是不想落在队伍后面,到11点多全队就上了琼达坂。

达坂上的玛尼堆

山峰一个人一直走在最前面,速度几乎比我们快三分之一。把整个队伍的节奏给带了上去,这是要搞事啊。下了达坂,更是连影子也看不见。

标志性的银色雨伞加黄色速干裤

很快变成一个小点

下了达坂,雨伞看不见了

队友山峰,四川绵阳的老驴,去年外挂加入了我十一念青东波密北线的队伍。和我同庚,当时觉得体能和我差不多,但这次就像换了个人。昨天就感觉有点奇怪,今天就更突出了。怎么回事?规划这条线的时候,每天的行程基本是按全队体力稍弱的来安排,按山峰这个速度,后面的队友必定会被拉爆。

麻烦的是全队最少有三个人没有走过5天以上的重装长线,无法体会合理的体能分配对重装长线的重要性,经常会不知不觉中跟在他后面,合着他的速度走。在乌鲁木齐开会时,我再三强调,这样的长线重装徒步不是比赛,没必要走太快,按时抵达营地就好。

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在一个下坡后,我叫住了山峰,让他减速,没怎么说原因,但他还是接受了。虽然他之前也会时不时停下来等后队,但速度上去后,队友的体能不知不觉就给消耗了,等人不解决问题。连我的速度都给带了上去,可想新手的情况了。

走的慢了,也有时间看看雪莲和壮观的草甸了

下午3点多出了山谷左拐,走在前面的队友很快错过了过河点,不得不脱鞋过河,我和珺珺落在最后面,在过河点附近绕过了河。

快到营地,我加快速度赶上山峰,和他聊了一会,才知道原因。原来这家伙在家里强化训练,体能可以说是上了一个大台阶。然后还改了装备,重装徒步鞋改成了轻便的越野跑鞋配防水袜组合。老驴都知道,脚上一斤,背上五斤的道理。原来如此,虽然我不能苟同他的越野跑鞋组合,担心对脚部的保护不够,但很认可他的强化训练方法。于是问他,你是不是把这次徒步当小白鼠了。他神秘兮兮的笑笑。

好吧,不管怎么样,晚上我得开会了。

放一张他破相的照片,还有标志性的雨伞,因为这天我看到他就有小火苗升起,看不见他,小火苗会变得更灼热。

傍晚6点多,在跨过最后一条河后,全队抵达营地。

扎营完毕,召集所有队员开会,直截了当提了4个方案,这个我是认真的,如果明天还是这个速度,1,就地解散,明天到大河沿镇出山。2,我个人退出,其他队员继续。3,我一个人solo,其他人退出。4,明天开始按计划行进,但必须降低速度,前队必须在数百米的可见范围内,否则算离队。

所有队员表态认可最后一个方案,特别是山峰,其实我就在等他表态,我想他已经很清楚他的实验会把这个队伍里不少人拉爆,最后必然分队。作为“领队”,任何人出状况或分队,都是我无法接受的。

不过不要误会,整个过程,包括晚上的开会,所有的沟通交谈都是心平气和的,与平常一样。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包容性吧,所以这点很佩服他,能在包容中理解、沟通。


7月23日,徒步第三天,早上9点准时出发。

全天行走25公里,上升300米,下降500米。

这里必须要赞一下小伙伴们,每天说好的出发时间,没有一个人会拖后腿,通常都是早早搞定装备,按时打好包。这给了全队足够的行走时间,所以我们从不走夜路。

走在车师古道的山谷中,荒凉而安静。

只有舞动的它

早上的路很好走,全队不急不慢,队伍也变的相对紧凑。

其实今天路程不短,临时调整了行程,加了5公里路,这样第4天就会轻松点。之前一直和队友说明,第4 天要翻二个达坂,是天狼出山前最艰苦的一天。

到车师和天狼分叉口,是下午2点半,连休息在内是5个半小时,整整15公里,差不多在每小时3公里,很合理。

告别车师,正式进入天狼之路。

走在河谷的乱石头河滩里,脚搁得很不舒服。

下午4点,第一次脱鞋,连续二次过河,还好水很浅

过河后不远,就是原本的预定营地,时间果然还早,才4点半。

继续前进,然后就开始听见某大神一直在鼓噪,走不动了、肚子疼了、这地方可以扎营等等,我搞不清楚是真累了还是在装,因为在我眼里大神是不可能走三天就累的。虽然当作没听见,但还是在离最佳营地大约5、6百米的地方扎营了,尽管如此,这个营地还是没能让大神满意,因为太高了点,因为下到河边打水路不太好走,好吧,要让所有人满意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今天的路程确实蛮辛苦,河滩不好走,25公里也不短。

晚上大家聚在一起烧起牛粪篝火,聊天、嗑瓜子、抽烟。

徒步就是这样,有美景、有欢乐、偶尔也会有点不和谐,但到了晚上聚在篝火边,一切就都随烟散去,因为明天我们要探索更精彩的未知。

7月24日,徒步第四天,早上8点半出发。

今天是天狼之路全程最艰苦的一天,要连续翻二个垭口。

全天实际行程16公里,上升1300米,下降700米

虽然昨天多走了4公里多,但今天实际行程还有16公里,一直走到傍晚6点半,实实在在的走了10小时。

9点通过古墓群,一堆堆的石头圈

很快右拐进入另外一个山谷,小道依然清晰

9点50分,爬过一个水边崖壁

11点,山谷豁然开朗,鲜花满地,也是一个备用营地,休息一下,好好拍照

前方就是2号垭口,也是天狼之路的第一个垭口:克其克达坂3145

秋实走在前面爬升,她一直说自己性子比较急,愿意走在前面,在乌鲁木齐开行前会时,我就劝她,这样走会比较吃亏,可惜这个很难听进去。

下午1点,抵达克其克达坂,这个达坂和车师的琼达坂一样,非常好走。

远眺远方3号达坂,起初还以为不是,因为看上去很陡峭,不太像。结果定好方向,越来越走近后才确认是这个达坂。也是传说中最难的一个达坂,一路上只有一个水源地,所以必须按时翻过去,绝不能走夜路。同时也暗暗庆幸昨天多走4.5公里是多么的英明。否则就不是6点半到营地,而是晚上9点到营地了。走12个小时,我相信当天就会有人累崩。

回望上达坂之路

开始横切,路迹远远就能看到

满地的花海,碧绿的草甸

一个又一个的小坡,很像扎尕那的一个个小垭口,没完没了

到这里,我的locus罢工了,等高线死活打不开,除了轨迹还在,离线地图、等高线、高程数据全没了。默默念了三个字,收起手机,好吧,晚上再收拾你。

达坂越来越近,队伍也走的很紧凑,边走边拍,似乎都没感觉很累

下午3点多,一路上的山沟里都没有水,一直到这里终于看到水源,水源地正对着达坂下的山谷。天气好、又是一路爬升,消耗的水很多,水都已剩余有限。修整一下,接下来更辛苦。(建议以后走天狼的朋友,这天多备点水)

4点到了崖壁,有的地方差不多要手脚并用爬上去,担心要用绳子,所以我走在前面,珺珺跟在我后面。还好没用到绳子,只是辛苦点。

上了崖壁,就是垭口最后一段斜坡,马道清晰

5点终于到顶,再回眺2号达坂,已不见踪影

下达坂后,回望3号达坂

沿着山谷向下,1个半小时抵达营地

靠近营地河谷,我有意走向河谷右边,因为在山上就看到了一个平台,很合适扎营,而计划营地在左边河滩上。之前问过笨鸟,说这个营地扎金字塔帐不合适,而且我们还有三顶金字塔。

我看的这个平台,右边延伸还有个长条形的平台,一溜扎上7-8顶帐篷是肯定没问题,下去取水也不远。说实话,我对营地一直比较敏感,一般下午3-4点就开始留意营地,6月去看海环线的时候,远远的在垭口上,我就找到了湖边的营地,然后很坚持的动员所有队友坚持走到那里扎营,果然那里是个五星湖边营地。我相信这里也是个好营地,可惜旁边的某大神又开始唠叨个不停,有了昨天的经历,我已经懒得解释,我如果坚持又怕他会像昨天那样不开心,算了,就去原计划营地吧。

走到营地,火就腾起,自立帐是没问题,金字塔最多只能扎一个,于是臭脾气发作,头也不回,直到河对岸去找营地,那里也是个平台,就是需要过河,山峰先跨过去,然后是我好不容易找到地方跨过去,阿彬和珺珺就比较凄凉,脱鞋过河。过去的刚好是三个金字塔。

过河前,悠悠曾来问怎么回事,怎么分开扎营?我说没事,计划营地没法扎金字塔,你们自立帐就扎那儿,我们扎对岸也不远,都能互相看见,告诉他们明天9点出发。就是出山后,我还是没对悠悠说白这件事,因为问题确实在我这。

其实我清楚自己有二个明显缺点,一个是比较敏感,怕别人会不舒服(在这点上,我还是很佩服孤月,虽然有点年少气盛,但杀伐果断),于是在一些有把握的事上会不那么坚持,如果事实证明我对了,又很容易生闷气。如果错了反而会释然,不会介意向别人认错。

第二个是一旦生气,就不会和别人沟通,其实是不再愿意和别人沟通。比如这件事,如果我把从笨鸟那里得到的信息告知他,然后再把我们三个金字塔的情况好好分析给大家听,很大可能是会找到一个很舒服的解决方案,哪怕最后还是一样分开扎营。

在帐篷中,珺珺决定从天狼出山,把多余食品分了。

天色渐暗,河对面的营地已经没有灯光,珺珺也已经轻轻打起鼾声,看来今天的虐度,无论装备上,体力上,还是心理上,都有足够的压力。

安静的夜色中开始处理自己的手机,关机开机,再试locus,还是没法加载等高线,于是备份所有数据,卸载软件,准备重新安装,让人郁闷的是手机里怎么也找不到安装包,到这locus算是彻底废了,好在轨迹还存在手机里,户外助手app还在,把轨迹导入户外助手,只是以后的行程再也看不到地图,纯粹看轨迹来定方向了。另外珺珺把一个充电宝给了我,户外助手多费点电也不在乎了。

户外总是这样,意外总是不经意间出现,哪怕自己以为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
小纠结早已经被黑夜带走,就像一个倒空的玻璃杯,期待着明天的美酒。

7月25日,徒步第5天,早上9点出发。

今天翻越全程第4个达坂——拜什萨拉达坂3660,然后过雪莲谷。

全程14公里,上升1000米,下降900米

天气阴沉,好在打包收拾的时候没下雨,感谢老天一路的眷顾。

早晨的河水已经变的温和,顺利跨过河,与对面的队友汇合。很明显路在河谷的左岸。

10点来到了过河点,这里可以选择不过河,左岸的道路在山坡上,不想爬升所以选择过河。河的右岸道路也很清晰

10点50分,翻过一个崖壁,看着有点陡峭,其实不难走

12点半,来到转弯点3050,我们将进入右侧的山谷一路向上直抵垭口

小道看着危险,其实是照骗

这里说明一下,此图是接近达坂的那段,蓝线是我实走的轨迹,绿线是导航轨迹,从实际情况看,绿线上达坂更合理,队友走的是导航轨迹,那里有路,我走的是直切,碎石坡一步一滑不好走,目的仅仅是想测试一下这个碎石坡的难度。

下午4点半上到达坂顶

下方雪莲谷后的营地

达坂下壮观的石头坡和队友的身影

雪莲谷全是碎石,崖壁的高处还留下一些雪莲,感谢牧民们手下留情

故意落在最后,找块石头坐下抽烟,看着远去的队友,眺望着石壁上零落的雪莲,放松而惬意。今天很顺利,也没有走路之外的负担,所有队友都算正常。很平凡的一天,很喜欢这种平凡。

6点抵达今天的乌腾勒克牧场营地,这里是红色备用线的分叉点,我们明天将选择走右边的曲根台达坂方向(蓝色箭头方向)。

7月26日,徒步第6天,早上9点出发。

里程9公里,上升850米,下降550米,今天翻越5号腾勒克达坂3630和6号萨尔达拉达坂3740

还是9点出发,预估今天会比较早到营地

出发就遇到过河,差不多花了1小时,秋实的状态不是太好,但她的性格比较倔强,没法直截了当的说,也可以说还没到时候,只能多多关注着。

回望昨天的达坂,很壮观

然后翻二个小坡,轨迹在左边,其实完全可以走右边红线,直接进入山谷爬升,如下图

图中蓝线和绿线分开的那部分,是我们走在山坡横切路段,看上去那地方有路,其实是碎石兽道,特难走。

今天鬼使神差的一开始就在山坡上斜切,轨迹就在山谷里,但好像谁都没看。这样走了一个小时,山坡的小道越走越小,好像是阿彬、山峰和我,轮番在前面带路,走得都有点憋屈。终于还是阿彬第一个走了下去,回到了山谷的轨迹中,其实他的手机早就死机了,没轨迹。山峰是难得看手机,我呢是因为换了户外助手,没离线地图,所以每天就确定个大致方向,实际走就找路。

大家都走的都不太爽,看着阿彬在下面,于是决定都下去,大不了石头多点,也比这个一步一滑的斜切要来得爽气。

到了山谷大家休息一下,这时某大神第三次作怪了,呵呵。

你们走前面带路的能不能挑好点路走,我们走在后面累死了。

靠,走在后面累死了,那走前面的不是更累?谁愿意挑难走的走?谁又以前来过这地方?

这次终于憋不住,少见的拉长了脸回道:你以为前面走的人愿意这样走?你以为前面的人没后面的累?这样,现在开始你走前面。

回答是:我不走前面。

我无语。

这次是真的触碰到了我的底线,一个队伍中最怕有人抱怨,没有任何益处,却能轻易瓦解一个队伍。虽然是不经意间的心理流露,后来想想,也并非全是抱怨,应该是希望前面带队的走的更合理些,但是这样的表达却是对队友不小的伤害。

我基本不会和队友正面冲突,但这次我的话还是比较重。

其实一直犹豫要不要把这段写出来,可能会引起更大的误解,但既然这个帖子准备实话实说,那就把我的切身体会写清楚,如果你有一个开放的思维,相信会大有裨益,而不是怨恨或着看一个笑话。

徒步的过程就是一个与大自然、与队友接触的经历,聪明的人会受益匪浅,愚蠢的人只能得到吹牛的谈资,不值一文。

前方就是达坂,感觉队友都是铆足劲在爬升

12点半,终于到达5号腾勒克达坂3630

远眺6号达坂,一路的横切,非常像狼塔库达坂的横切

2点抵达达坂前的一个大坡,站在坡顶,雪花漫舞,如同水墨画一般,黑与白,一层层推进,简单而富于层次,可惜手机拍不出这个效果

对面就是真正的6号萨尔达拉达坂3740,雪把道路装扮的线条分明。偶尔的“坏”天气,也会带来意外之喜

2点20,顺利抵达6号达坂顶,时间是非常的充裕。

前方下坡,雾气弥漫,山上的雪花让温度骤降,但山谷中依然绿意盎然,突然的温差造就了这难得的薄纱漫雾

营地就在下面的山谷,时间还早,就和大家讨论把营地推进到对面的山谷中。可能要多走3公里,但明天翻天狼最后一个达坂曲根台就会有更多的余量,毕竟曲根台是全程最高的达坂。

3点半,大部队抵达山谷,路过秋实身边时,看到山峰陪在旁边,心里咯噔一下。听了一下情况,说是有点想吐,但这几天吃的少,没啥好吐的,我只能安慰一下,就是小高反,会过去的。然后抓紧脚步,把某大神叫回来,改策略,就地扎营。

营地的海拔是3200,大家接人的接人,扎营的扎营,做好准备工作。

秋实太要强了,坚持不要别人帮忙背包,最后还是山峰背着二个包下到了营地。还好,看脸色不是太严重,估计还是这几天持续行走积累下的反应。高反是肯定的,但在可控范围内。

傍晚一切搞定后,我和山峰、阿彬商量,决定给秋实分包,让她明天轻装上曲根台,二人都没意见。然后去和平常心去说,还好一说就通,终于放了心。我就怕说不通,大多数情况下,队友都不愿意让人分包,怕给别人添麻烦。其实我给队友分包已经不是一次二次了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给队友分包,换做我也是一样不愿意给队友天麻烦,但为了全队考虑,分包减负是必须的措施,这不是一个人的事。

今天太早,大家挤进了山峰的金字塔里唠嗑、喝茶、抽烟,可惜我和阿彬带的瓜子早嗑完了。7-8个人在帐篷里围坐一起,这感觉真的很有幸福感,不在队伍中你永远体会不到,至于那些小纠结,早已到九霄云外了。

7月27日,徒步第7天,早上8点出发。

行程16公里,上升600米,下降1200米。翻越天狼之路最后一个达坂,也是最高的达坂——曲根台3820

决定早早出发,主要是为了给行程留下足够的时间,大家可以走的慢点,也能减轻秋实的压力。

一切搞定,我走到了秋实那里,打开包拿出里面的装备,果然平常心和秋实还是不让分包,哈哈,这个没得商量,坚决执行。事前悠悠他们已经分掉了一部分,所以东西并不多。

走在山谷中,远远看到牧民骑马的身影,据说是来采雪莲的

很快上到了一个小冰湖,各种摆拍。就要出山了,每个人都很兴奋。

曲根台就在前方,我和珺珺选择了从达坂下的山谷直接上,即下图的蓝线,绿线是原轨迹,有路,就是绕点。开始是薄薄的雪坡,很好上。

接着是碎石坡,上方是今天打了鸡血的小姨妈,第一个接近达坂。继续爬升,碎石坡是真心不好爬,爬一步滑半步,赶紧向小姨妈靠拢。其实一开始爬完雪坡就向小姨妈靠拢,就直接回到了正道,或者继续沿着右边的积雪继续上升,就不会这么费力。可惜白白浪费了珺珺大把的体力,还好这是最后一个达坂,明天她就要出山了。

11点半抵达曲根台

回望上来之路

达坂前方壮观的冰川和遥远的山谷,那是天狼之路的出山口

好好休息,各种摆拍,安全顺利穿越的欢乐,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,一切都是浮云,唯有享受过程的喜悦。

4个烟鬼在装逼

今天秋实就像换了一个人,笑容灿烂,昨天高反的影子早不见了踪影

回望曲根台

漫长的山谷,阻挡不住回家的脚步,山外的美食在召唤着他们

4点50分,眼看大雨将至,赶紧在河谷的左岸扎营

7月28日,徒步第8天,早上9点出发

里程23公里,上升950米,下降1350米,翻越8号达坂2880

今天和其他7位队友分别,他们将沿着河谷一路下降出山,我和山峰、阿彬继续乌骨道之行。

为了一起多走会儿,居然就错过了最好的过河点,下面的水越来越大,据说他们出山的后来也用了绳子保护。我们也找了半天,才找到一个相对平缓的过河点。为了保险起见,第一次用绳子打了保护

9点50,来到了达坂脚下,前方巨石后面就是2880达坂

10点25,轻松到2880达坂顶。

得意的阿彬,被一束阳光击中

介绍一下阿彬,他是驴友中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,很像我过去的小伙伴宗吾和土豆。不但体能好,更能走在后面收队,不嫌弃别人走的慢。(这可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那种)。经常是让队伍先走,自己后面拍照然后再赶上来,不会给队伍一点点压力。山峰经常调侃他是夏尔巴人。另外一点是靠谱,一个靠谱的队友在队伍中是多么的宝贵。

站到达坂顶,瞬间眼睛一亮:哇哦,太值了

绿色的草甸一路铺上每个山头,一道道怪石穿插在其中,仿佛不愿被这绿毯掩盖。青色的灌木丛一朵一朵的印在绿色的山坡上,犹如雪豹上的斑点。隐隐约约有几座牧民房,静卧于草地中。棕色的马儿、黑色的牛儿、白色的羊儿点缀在碧绿之中,山边拱卫着一排排的整齐的松树,如列队的卫士,守护着这份宁静安逸。松树的背后,层层叠叠的山峦,直伸向最遥远的雪山,那是雪莲的故乡,我们将要再次翻越的天山。

回望垭口,蓝和绿、被美妙的分割

如果你有机会去天狼之路,那么我强烈推荐去你翻这个2880达坂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(然后从半截沟乡出山,比常规出口更方便)

11点半,翻过一个小坡,另一篇被翻开,另一个精致的牧场,感觉有点不真实,眼前的、手机里的,都像是假的。六年里大大小小的徒步线,走过几十条,有的风景看着不怎么样,但拍出来很漂亮。有的风景看着很漂亮,但拍成照片很一般。我不知道这里的效果会如何,但照片肯定没我们看到的震撼。我想所谓世外桃源,也就不过如此罢。

12点,依依不舍的跨过这座桥,该吃饭了

1点来到牧民包,后来知道这里是一个牧家乐,炎热的夏季,山外的人常常开车进来避暑,机耕道已经修到了这里

这里有二座铁桥,进山的人们可以直接把车开到第一座铁桥前,然后走过桥到牧民包。

另外一座铁桥,是通往大山深处的一个牧场。几乎和天狼之路出山的山谷平行。很奇怪自己的思维被固定住,就是认为第一座桥是出山的,不能往那里走,连轨迹都没仔细对,就上了第二座桥,一往无前的向那个不知名的牧场前进,最后差一点又回到了天狼

过了第二座铁桥,开始一路爬升,下午2点半,连续二个过河点,一个多小时了,情况似乎变的不可捉摸,偏离规划的轨迹越来越远,问题是还没有离线地图,没有等高线。

不得不召集山峰和阿彬开会,把情况分析了一下

1,我的locus废了,现在用的是没有离线地图的户外助手,只能看到轨迹,无法进行地图分析。山峰的手机用户外助手,可惜也没有加载等高线,谷歌卫星图模糊不清。阿彬的手机早已无法开机,现在用的是借来的备用手机,除了拍照看时间,没有任何用途。

2,我们现在偏离规划轨迹,基本与之平行,左手边是乌骨道方向,右手是天狼方向。

3,我们应该怎么办?我的建议是继续前进并向左侧乌骨道靠拢。

阿彬很快提出了自己的建议:返回,前方不确定因素太多,不安全。

我说,是返回出山?还是继续走乌骨道?

山峰表态,要继续走乌骨道。

我问:大家的食品还有多少?我至少有4天的。

三峰和阿彬都说有4-5天的食品。

于是我说,既然食品足够,那我肯定要继续走乌骨道,但是现在走错了,是原路返回还是继续前进?我认为可以继续前进,虽然看不到地图,无法分析前方的地形情况,但肯定有河谷是通向乌骨道方向的,我们可以尽量向左手走,最终应该能回到正确的轨迹上。

阿彬仍然表示怀疑,他的担心在脸上表露无遗。

这让我在心里暗暗地为他点赞,虽然他不同意我的观点,但这种谨慎对我们极有帮助。

山峰的坚定让我更有信心,阿彬的谨慎让我更冷静。

于是冒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,现在是2点多,我们在走一段路,探一探,看看前方是不是有路能靠拢到乌骨道,如果有最好,如果没有,我们就原路返回到规划的轨迹上,也就是我们前面看到的第一座铁桥那里,再不济,我们右拐翻过一个达坂就能回到天狼,也能安全出山,不会有不可控的风险。

山峰和阿彬都说:最多就是浪费了半天的时间和爬升几百米体力,对我们都不是问题。

达成了一致,后面走起来就不那么纠结了。

雨中奔向未知

一个小时后到了一个牧场,海拔已经从2000上升到2400,看着前方的达坂,再看轨迹,我默默苦笑。如果翻过这个达坂,我们就又回到了天狼。

到了牧场的一个牧民房,我们休整了15分钟。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,我确定不可能左拐接近乌骨道,翻前方达坂再回到天狼也是谁都不愿意的,虽然它是遇到危险时的一个备份。

毫无疑问,返回是唯一正确的选择。

毫无疑问,阿彬是正确的。

于是我们仨开始原路下降,一个小时后回到牧家乐。

遇到了二辆车,赶紧问能不能把我们带到乌骨道入口,大约就10公里的路,可惜对方不愿意,给钱也不愿意,说是路不好走,有地方车上不去,需要人推,他们就是自己推上来的。好吧,还是靠自己把时间赶回来吧。不过休整还是要的,牧家乐的一个小孩就在旁边,问他牧民包里有没有可乐,居然说有,4块钱一瓶,到这时才知道他们这里是牧家乐。大喜过望,一瓶可乐把4个小时的悲催一扫而光。

一直休息到了6点才开始继续出发

在机耕路上晃悠,山峰又开始发飙了,估计可乐变鸡血了

赶紧让阿彬追上去,7点了,我们该扎营了。有水,有牧民房,有平整的草地,多好的营地。不过第二天一早,我们都苦着脸,因为我们的帐篷内壁和地布上都是水,这貌似五星的营地太潮湿了,山上的溪水到这里流进了地下,然后在我们的帐篷中蒸腾。

7月29日,徒步第9天,早上9点准时出发

今天行程22公里,上升1100米,下降1050米,多次过河

一大早打开帐篷,好通透的蓝天,要是昨天2880达坂那里也是这么通透的天气,那就真能拍点好照片了。

9点40上到机耕道2400处,山峰发现有信号,太好了。马上打开户外助手,下载谷歌地形图,这是最容易下载的地图,虽然是50米等高线,位置也偏移,但下载很快,反正有总比没有好

翻过铁丝网,奔向2500小达坂

眺望远处的天山,越过前方一个个山坡,一道道铁丝网,遥远的群山后就是乌骨道

路过几处牧家乐,因为是周一显得很安静

11点半,走进一片花海,这里几乎无人走,下去就是一个分叉点


12点来到分叉点,是右拐上2200小达坂还是左拐走河谷,这是一个问题。先休息吃午餐再说。

和山峰、阿彬简单的商量了一下,最后决定向下走河谷,可能要过河,但估计不会太难,因为一路看到河水都不大,另外感觉都不愿意爬升了,毕竟昨天有点累到了。

河谷线是我后面做的新备份线,原计划是翻过2200小达坂,沿山脊走到桥1902,然后直奔乌骨道起点。

现在重温这段线,发现走河谷是个不太好的选择,走2200小达坂走山脊才是正路,虽然2200小达坂可能没有路迹,但200米的爬升不算大,难度不会太高。而山顶都是牧场肯定好走,这样至少不用在河谷中反反复复的过河。

图中绿线是规划的线,红线是河谷补充线,蓝线是实走线

上图箭头方向是不过河的路径

12点半重新出发,一段机耕道,海拔已经降到2000米以下,太阳晒的不行

1点,过桥后开始进入河谷

河谷边的一条向上的小路很清晰,以为是牧民为了绕开下面的河边崖壁的,结果向上就差不多到了山上的牧场。无法确定山上的情况,最后选择返回继续河谷。现在重新看图验证,发现山上这条路是可以走的,最终会和规划的绿色轨迹重合。这无疑是不翻2200小达坂的另一个很好的选择。而最差的选择就是全程走河谷,而我们恰恰选择了走河谷。阿彬曾到上面侦查了一下,说都是铁丝网拦着的牧场,我无法确定牧场后面是不是有崖壁,能不能顺利通向1902桥,所以还是放弃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,走河谷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案,但却是最确定的方案,它必定带我们到乌骨道入口。我要的是确定性,而不是折腾,好笑的是,我最终选择了最确定的,也是最折腾的路。

徒步真的很有趣,也很刺激。

它们一直在考验你的认知、选择能力、决定能力、能力圈、沟通能力、体能、心理承受能力,还包括你的人品和运气。这和一个人的生活,还有投资,真的是有异曲同工,触类旁通之妙。

这也就是我喜欢户外徒步的原因,它让我受益匪浅。

开始不断的过河,不过还在可控的范围

忍无可忍的阿彬不愿意再过河了,一次次的脱鞋、穿鞋,让阿彬不胜其烦,他选择了上山绕过去。我和山峰都没反对,我们都穿着洞洞鞋,过河后也不用换鞋,继续洞洞鞋在河谷里走,省掉了好多麻烦。他却不同,带了拖鞋,但还是光脚过河,我问他怎么不穿拖鞋,他说怕给河水冲走了,我看他光脚就老担心他会在河里滑倒,人本来就瘦,每次过完河,还得重新穿上徒步鞋,真是纠结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他上山,而且也不高。

2点50分,我和山峰来到了左岸的一个小道口,上上下下犹豫了半天,还是没上去,大概率这个小道是正确方向,可是阿彬不在一起,如果我们上去,树林茂密,他肯定看不到我们,如果我们继续在河道中,他就随时能看到我们。不行,绝不能分队。于是在河边大喊阿彬,用哨子吹了半天,没反应。山峰很是后悔,说阿彬没有轨迹可看,忘了把自己的手机给他,我心里暗骂,这臭小子,也不知道在山顶上露个脸。等了差不多半小时,我说,山峰,要不你等在这里,我过河到前面去找找。于是开始过河,没想到这里是水最深最急的地方,最深处过了我的腰部,我在那里定了足足有1分钟,才全力借劲登山杖过了河。过河我算是老手了,狼塔的集体过河,乌孙的单人过河,都有点惊险,今天又赶上乌孙的那次了。过了这次,紧接着后面还得过一次,但已经发现河对面阿彬的身影。拼命叫阿彬,水声实在太大,还好他回头看到了我,确认前方已经到了入口,还有一座桥。我立马决定让他待在原地别动,我和山峰去和他汇合。

回头再到过河点,已经没有了山峰的影子,我知道他上山了,他呆在原地肯定会上去探探路,扯着嗓子叫山峰,终于把他喊了下来。他打着手势,说上面就是路。我已经没心情听了,啥也不管,先把三个人合在一起再说。

我说,你过河来,我来打保护,不能冒险。他比我轻,身高也差几公分,这里过河太危险。于是拿出绳子、主锁,绑了一块石头,扔了好几次,终于成功让他接到。立即找了一块大石做锚点,然后慢慢拉着他过河。过完河,他就说,好险,最后那地方太深了。我说看到了,你在那地方停了一下,其实我也是在那里停住,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,人就会浮起来。


这是最后一次的过河点

三个人终于又汇合了,休息休息,抚平一下心跳。

4点一起进入通向乌骨道的山谷,在山坡上横切了半小时,终于爬升到机耕道。大多数的山坡横切都是苦逼的活,打定主意以后尽量避免半坡横切。

这个是桥1902

看到这座桥,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切上山坡(红色箭头),而不是像我们那样横切(蓝色箭头),横切的路不好走,而坡上就是机耕道。

回望,远处重峦叠嶂,已经看不到涉水的河谷

在阳光的暴晒下走了十几分钟,找树荫成了主要任务。树荫下,山峰在前面突然跳了起来,伸手拦下了一辆货车,救星啊,和司机谈妥50元送我们到独木桥,那里是我们的备用营地。我们仨神速上车。

十几分钟后到达一个牧家乐,虽然离备用营地还有点距离,但车确实开不过去了,司机的目的地也就是这里。虽然海拔只上升了200米,距离也不过是4-5公里,但躲过了1个多小时的火辣辣太阳和苦逼的机耕路,运气真不错,无论如何我们终于安全抵达乌骨道入口。

到了牧家乐,自然不能浪费,新疆拌面,串串,羊肉、少不了的可乐。虽然上菜慢了点,但为了羊肉等就等了。一直吃到走不动,仍然在回味。

一边吃一边聊,聊的最多的就是,还好他们几位没跟来,要不一定有人下撤或崩溃。

[size=18.6667px]7[size=18.6667px]点半再出发,走不动就慢慢磨蹭,从[size=18.6667px]2000[size=18.6667px]磨蹭到[size=18.6667px]2400[size=18.6667px],终于找到河边的营地,已经快[size=18.6667px]9[size=18.6667px]点了

7月30日,徒步第10天,早上8点出发

里程18公里,上升1600米,下降1600米,今天翻越9号萨尔列克达坂3600

虽然到了乌骨道入口,但还是比预定计划慢了半天,所以今天力争要把时间赶点回来,另外,今天的爬升、下降可都不少,必须早点出发。

8点40,到了原计划营地2700,这是达坂前最后的水源地

回望

10点,看到前方的达坂

10点45分,走完草坡,进入碎石坡

11点半,上到小湖平台,达坂就在上方,看着较陡,不过能找到路迹

回望来路,昨天的山谷已经遥远到不知在何处,真是有点佩服我们仨,就这么一步步的走到山巅,把一个个的不确定,变成一个个的结果

12点半,终于抵达达坂顶,眼前是一片荒凉,我们又回到了南疆。

舒服的晒着太阳,吃午餐,抽支烟,1点开始下降

回望达坂

( 本文作者 : 上海-老闲 ) 12下一页
一口气看完,如身临其境,热血沸腾,无奈体力和时间都跟不上

发表于:2019-10-29 15:44


12点半,山峰和阿彬走的飞快,我赶紧叫住他们,又要分析情况了。一是我们现在的目标已经不是找车,而是先去有人的地方,看地图,前面10公里处,是兰新线铁路,那里有人的可能性很大二,再后面是G30高速公路,那里肯定会有人三,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胜金乡,它在右前方,总距离大约25公里。有车能带我们去胜金乡,那是最好,没有车我们也别走冤枉路,要对准右前方走。达成一致,二个人就像打了鸡血,真叫一路狂奔啊,当然,也会时不时的停下来等我。[attach]45198539[/attach]
已经是下午1点,接近新疆的正午,气温在急剧升高,肯定超过了35度,我们每个人还背着一个20多斤的大包。我的手机开着户外助手,不过已经热的烫手,电量在快速的消耗,不得不插上充电宝。手机每15分钟提醒一次速度,4公里每小时,4.3公里每小时,4.5公里每小时,靠,还是追不上他们。我彻底放弃追赶,保持着每小时4.2公里的速度前进。在烧烤模式下徒步,这已经很疯狂了,但我估计他们的速度肯定有5公里每小时。[attach]45198540[/attach]
前方终于看到铁路的电塔和更远处的高压电塔,一个铁路桥洞就在前面。不用打招呼。我们仨的目标高度一致,直奔桥洞,因为太热了,太晒了,没有任何遮阳的地方,就是山峰的阳伞,估计也就是安慰安慰一下他的脑壳。事后他说,他放在包里的一盒子凡士林全部化掉,变成液体漏的一滴不剩。[attach]45198541[/attach]
我到桥洞是1点50分,他们比我更早到。也就是说,从出山口到桥洞,我们用了1小时50分钟,总共狂奔了8.5公里。 到了桥洞,放下包,赶紧查看各自剩下的水,每个人差不多都还有500毫升左右,都不敢大口喝了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走了20多公里,这点水,至少还要坚持15公里、4小时的路程。很明显,现在的温度已经超过了40度,水不够的话,中暑都有可能。热射病可是和失温一样的厉害。[attach]45198542[/attach]
桥洞这里还是没有一个人影,吹过桥洞的都是热风,先休息一下,抽完最后一根烟。现在彻底到了一无所有、弹尽粮绝的境地。 坐了没多久,阿彬发现一辆皮卡车沿着铁路下面的机耕道开了过来。他飞快的跑了过去,坐进了车。车转了个弯,他又下了车,跑了回来。原来这是铁路维修工作车,工人们去不远的地方维修铁路,说是大概3个小时后会回来,如果我们愿意等的话,他们可以送我们。最关键的是,他们告诉了水源地,就是几十米外的机耕路边,是暗渠的一个出口。我看了一下地图,明白了他们是从七泉湖镇方向来的,有一条明显的道路,差不多有20多公里距离。至于3个小时后,他们能不能干完活来接我们,那就天知道了。不管怎么样,有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。真叫一个手中有水心中不慌,有水还怕什么,大不了再走个十几公里路而已。 我们一个个到水源地,喝了一个饱,然后戏水降温。回到桥洞下,有水,路餐也能吃了,就是断烟了。山峰还有最后一根,我劝他抽了吧,一了百了。回答是如此决绝,不抽,必须留着,这样才心里不慌。 桥洞下有点信号,但是很弱,联系上了外面的队友,说是吐鲁番有车能来接,不过得知道我们的位置,我们还真没法知道自己的位置,也没法发定位,没有网络,只知道在兰新线的一个桥洞下。另外,就是来接,也只能走七泉湖镇,然后再走20多公里的烂路到这,一般的车还真开不进来,除非对方有越野车或者皮卡。我想对方的关系也应该没这么铁,算了,不折腾了,劳民伤财没意思。[attach]45198543[/attach]

2,如果不带水袋我看好多帖子上都写的带矿泉水瓶是最好的,烧水补充水是早上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烧水吗,矿泉水瓶用来当水瓶,是不是还得等烧的水放凉了再灌进去。3,像狼塔,乌孙这种路线水源都比较干净吗,需要用净水器再烧水还是直接接上烧,还是说可以用净水器直接饮用,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水源充足。4,需要带2个锅吗,一个用来煮饭另一个用来煮水,怕煮饭的锅不能清洗干净。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
发表于:2019-10-11 16:14


你好大神,我是户外小白,关于像这种狼塔、乌孙多日徒步饮水的问题我想问一下,因为对这个事一直有很多疑问:1,需不需要带水袋;如果带水袋,水袋里的水在高原地区会不会冻住;水袋里的水喝完,如果要补充得烧水,是不是还等水凉了再灌到水袋里面。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
发表于:2019-10-11 16:14


之前看过有关天狼的贴子,总感觉缺少点东西,老闲把这三条线路整合在一起,确实是一条经典好线,有机会一定去走走。
敬佩大神的经典之作,绝对虐的路线,没有一定的体力耐力及丰富的户外经验是很难走完全程的,期待有机会一起走线! 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“徒步的过程就是一个与大自然、与队友接触的经历,聪明的人会受益匪浅,愚蠢的人只能得到吹牛的谈资,不值一文。”本人十多年的户外经历,这篇游记感觉就是说出了自己想说没说的体会和感受。

上一篇:只为了却不曾离去的念欲——念青东鲁易线17天探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武汉数虎动漫科技有